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小洁

求实 冷静 理性 分析

 
 
 

日志

 
 

今天收到<天籁童心>/萨帕瑞娅(sabriye)  

2006-12-17 16:49:51|  分类: 风雨骄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 :佚名

    1997年(一说98年),27岁的德国姑娘萨帕瑞娅(Sabriye)杵着拐杖来到拉萨。萨帕瑞娅从小向往西藏,可是在她12岁时,由色素性视网膜病变导致了失明。失明后的萨帕瑞娅对西藏向往依旧,她不放过了解西藏点点滴滴的机会。在德国举办的西藏博览会上,用一双小手一一触摸着藏民族的服装,藏民族的首饰。后来,她依靠布莱叶盲文,学习了英语、计算机、历史和文学等课程,又在波恩大学学习了藏语。1997年5月,萨帕瑞娅终于来到她向往已久的西藏。不仅仅是为了旅游,更是怀着一个心愿:她得知在西藏,由于种种原因,像她一样失明的孩子特别多,有的是雪盲,有的是强烈紫外线造成的白内障,还有的是家族遗传,等等。这些孩子不能得到教育,也不能享有正常的生活环境。她想申请经费资助,在拉萨办一个盲童学校,帮助那些和她一样在黑暗中摸索的孩子。为了方便调查,萨帕瑞娅没有坐车,而是租了一匹马骑行。在调查旅途中,她认识了来自荷兰的保罗(Paul),保罗被她的行动感动了,当即表示说,如果你申报的项目能得到批准,我就来做你的助手。一年后,萨帕瑞娅的申请得到了德国政府和“盲文无国界组织”的支持,有了第一笔资金,保罗真的立即辞掉工作来到了西藏,和萨帕瑞娅一起,创建了西藏第一所盲童学校(也称“西藏盲人康复及职业培训中心”)。保罗是个拥有机械工程、计算机技术和商业技术等4个学位的明眼人,曾在荷兰参特帕克公司从事计算机软件开发和基本数据等服务项目。一直有着良好的生活环境,对他的行为,很多人包括家人都感到不解。但他很坚定,和萨帕瑞娅一起开创这项事业,从招收6名学生开始,到今天,已经培养了近50名盲童。这些盲童第一次开始认识自身,第一次开始拥有梦想,第一次能摸到一种有“色彩”的生活。他们大都可以读、写、使用盲文打字机和盲人电脑。他们甚至尝试推着车子快跑、踢毽子、爬树和踢足球。他们是西藏历史上第一批能够阅读的盲人。而为他们引路的,是一位同样失明的女子。2002年,萨帕瑞娅和保罗结婚了。如今,他们仍继续在西藏全心全意的为西藏盲童服务着。
  我们的汽车开进拉萨市江苏路和平饭店旁边的一条小巷内,向左拐弯后,见到了一扇红色的藏式木门。车刚向我们介绍了木门上刻着的字,那是萨帕瑞娅沿用布莱叶盲文方式创造的藏盲文。我们摇响门铃,一个盲童为我们打开了大门。刚进院子,孩子们就听出了车刚的声音,哗啦一下围上来,大声喊着:“叔叔车刚!叔叔车刚!”车刚快乐的伸开臂膀,一下搂住四五个孩子。
  这里简单说说车刚吧。
  车刚22年前从北京到拉萨援藏工作,一下爱上了西藏,援藏两年后自己申请调进西藏。20年后年,他年逾不惑。结婚成家,有了儿子,调回了北京。但一年后,他又重回西藏。“没办法,我离不开西藏了。”
  现在,拉萨的大饭店大酒店里,几乎全部都挂着他的摄影作品。
  我是四年前认识他的,一天前和他在日喀则邂逅的。当我们一起坐下来吃饭时,他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掏出钱包来给我看他儿子的照片,大约有四五张,儿子虎头虎脑,憨态可鞠,表情不一,很可爱,。而他爹的脸上只有一种表情,幸福的傻笑。
  在盲童学校,我又看见了车刚幸福的傻笑。

 我拿起数码相机刚拍了两张,几个稍有些视力的孩子立即围上来争着要看。他们把眼睛紧紧贴在我的相机上,以至小鼻尖都压扁了。当他们认出照片上的自己时,兴奋得用藏语大喊:我!我!(可惜我在汉字中找不到一个能为藏语“我”注音的字,只能说与“啊”接近。)
  然后他们争相站在我面前,让我拍。为了满足他们的好奇,我几乎挨着拍了他们,然后让他们在相机里找到自己。
  那天的阳光也特别好。
  丁香花盛开。目前学校里有37个孩子,最大的19岁,最小的3岁。有7个老师,5个保育员和工作人员。老师中有尼姑还俗的,还有一位小伙子原来是导游,遭遇翻车事故失明了,来这里教英语。车刚说他非常快乐,常逗得孩子们开怀。可惜因为五一假期,他们都不在。
  一些外国游客知道此事后,主动来这里做义工。一位叫莫瑞卡的老太太,每年夏天进藏,来这里义务教孩子们欧式按摩。
  还有一位越南青年,常来这里教孩子们泰式按摩。
  保罗的妈妈也专程来过,她带孩子们去过林卡(藏族的一种游乐方式,在公园里野餐唱歌跳舞),当她发现草地上有游客摔碎的啤酒瓶时,生怕伤着那些盲孩子,就趴在地上一点点的抠出来,放在草帽里带走。
   萨帕瑞娅将自己来西藏的经历写了一本书:《我的道路通往西藏》。在德国很畅销。但至今没有中文版。不知何故。我想要一本拿回内地找出版社联系看看。可工作人员说他们没有多的。
  作为女性,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对萨帕瑞娅的敬意和钦佩,我想我做是不到像她那样无私奉献的,也许可以做一些,但让我放弃一切到这里来工作,我承认我做不到。
  作为母亲,我也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对这些盲孩子们的爱,我为他们心痛,为他们难过。也为他们感到幸运。可我做不了他们的母亲。
  作为一个卑微的普通人,我只有用捐钱的方式安抚自己的良心。
  工作人员让我留言,我只写了四个字:祝福你们。
  萨帕瑞娅和保罗为了让孩子们能自食其力,在拉萨的北京路上办了一所盲人按摩所,目前已经有5个学生成为按摩师,在那里工作了。

 

链接1:

网友江南1致萨帕瑞娅

上帝拿走光明,
心生不忍,
顺手指向东,
黑暗的世界,
亮起了灯,


你摸索着光明,
摸索着希望,
摸索着,在心底
筑出一座金色的城,


城,
与太阳同名,
每一方砖,飘染着光明,
每一条路,润浸了希望,
这空旷、热闹的城里,
黑暗播种出光明,


你看不见大海,
太海,是你蓝色的眼睛,
你看不见世界,
世界,是你轩敞的心。

 

链接2:

转自王石新浪博客

万科吉米给保罗的一封信 

保罗:你好!

    十分高兴给你去函,此刻万科与雅昌艺术馆举办的《爱心、光明》摄影展览正在进行中。一共展出10人拍摄的90多张照片,包括王石、车刚、丁福源先生和我拍的照片。

   许多参观者由此了解什么是“盲文无国界”,以及孩子们在盲童学校生活和学习的情况。展览接着将会在万科在深圳和其他大城市的住宅区巡回展出,也希望明年初夏把展览搬到北京展示。王石先生觉得应该邀请你们夫妇出席现场。届时我们还会举行义卖活动,记得在西藏时我们谈到农场孩子们织的地毯和其他手工艺品吗?

    此外,摄影展期间组织了主题演讲会。演讲者和听众一同分享公益精神和高尚的人类之爱。人们谈了许多萨帕瑞娅和保罗的事情,我们深深的感动。

    义卖《天籁童心》CD时的情景也同样使人感动。参观者购买唱片,不仅为着向孩子们奉献善举,也为纯粹童音所打动。

    亲爱的保罗,能不能请你们提供一些童年时代的照片,比如萨帕瑞娅小时候在德国家中拍的照片,还有你在荷兰家中的。王石先生认为这些照片会为我们的展览增添光彩。

 

                      此致

                               万科 JIMMY 061130

链接3:

《天籁童心》义卖公告

   《天籁童心》是万科为盲童学校的孩子们制作的一盘装祯精美的CD盒带,义卖所得悉数捐给盲校。很高兴有那么多爱心人士,向老王打听《天籁童心》的邮购方式,也很欣慰地看到很多博友甚至愿意和老王一起为这所学校的孩子做点事情。

   有心人,请与万科唐小姐联系:tangzf@vanke.com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