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小洁

求实 冷静 理性 分析

 
 
 

日志

 
 

瘦尽灯花又一宵  

2006-10-18 09:05:01|  分类: 词语中的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eecc5506a.jpg

昨天看一本书,书中恰恰有这一句.看到这句的时候心里竟然微微震动了下,这是纳兰性德的一句词。很早的时候就非常喜欢纳兰性德,因为,他的词在清人中他是个另类,还因为他的父亲是康熙时的名臣也是重臣——明珠,在雍正时却被当作大奸臣杀掉了。纳兰性德正是明珠的长子,康熙皇帝的一等侍卫。死于父亲明珠之前,在康熙朝就故去了。 

他自幼天资聪颖,读书过目不忘,数岁时即习骑射,17岁入太学读书,18岁参加顺天府乡试,考中举人,19岁准备参加会试,但因病没能参加殿试。尔后数年中他更发奋研读,并拜徐乾学为师。在名师的指导下,他在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1792卷编的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受到皇上的赏识,也为今后发展打下了基础。他又把搜读经史过程 中的见闻和学友传述记录整理成文,用三四年时间,编成四卷集《渌水亭杂识》,其中包含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方面知识。表现出他相当广博的学识基础。22岁时,再次参加进士考试,以优异成绩考中二甲第七名。康熙皇帝授他三等侍卫的官职,以后升为二等,再升为一等。作为皇帝身边的御前侍卫,以英俊威武的武官身份参与风流斯文的诗文之事。随皇帝南巡北狩,游历四方,奉命参与重要的战略侦察,随皇上唱和诗词,译制著述,因称圣意,多次受到恩赏,是人们羡慕的文武兼备的年少英才,帝王器重的随身近臣,前途无量的达官显贵。24岁时,他把自己的词作编选成集,名为《侧帽集》,后更名为《饮水词》,再后有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共342首,编辑一处,名为《纳兰词》。传世的《纳兰词》在当时社会上就享有盛誉,为文人、学士等高度评价,成为那个时代词坛的杰出代表。 

纳兰性德十七岁时娶妻卢氏。卢氏于婚后三年去世。沉重的精神打击使他在以后的悼亡诗词中一再流露出哀惋凄楚的不尽相思之情和怅然若失的怀念心绪。 

康熙二十四年暮春,他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然后便一病不起,七日后于五月三十日溘然而逝。 

本来以为满人都是蛮族,刀马生涯的典范,不想偏偏有个纳兰性德百般的婉转,千般的惆怅,万般的唯美让人贪恋他留在身后的这些词语。 

或许天才的人总是早逝,他不到31岁就故去了,留下的是一些故事和他对人生,对情感的倾诉。又或许对于中国文化了解的多的人总是多些哀婉,凝结比别人多些的愁绪,他在第一个妻子去世后几乎没有快乐过,虽然后来他又有了侧妃子,有了另外一个关姓的年轻妻子。但是对于最初的那个爱人至死都不曾忘怀。 

在其他的文章里我曾经说过,中国文人总是有千般的惆怅,万般的思绪需要用花鸟鱼虫,日月风雷来形容,来类比,来诉说,可谓“曲折穿心”。美固然是美,可就是难脱那种种的哀怨。 

纳兰性德也是一样,身为青壮年男子却写出一段段穿心的句子,让人读了之后很难忘记他,忘记这个正黄旗的满族贵胄——一个原本配刀的武士,一个不到31岁就故去的有才华的诗人。 

我不知道这首《采桑子》是纳兰性德在什么情景下写就的,“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梦中到的“谢桥”可是与爱人约定相会的地方?寥寥几句话已经勾画出当时的场景,意境,心境。想象在这几笔之中飞出遥远的距离,心脏也会伴随着句子里的味道轻柔起来,飞扬或者沉迷只是瞬间的事。 

秋天把绿色一点一点带走,枯黄的落叶在清晨的冷里飞着,风很大——这里总是这样,春天和秋天出行的时候需要眼镜,眼镜的功能是为了防止灰尘。草坪也黄了大半,风来时一波一波的翻滚着,水样的只管着在风里娇柔他们已经衰迈的面孔,风过处的痕迹也是一波一波的并不平整,这反而多了些趣味,形成了自然的画面,纵,深的写意着秋天的气质。 

院子里邻人的花圃种着些花花草草也都垂下头显得无精打采,只是风来的时候他们才随着风的节奏舞着,似乎是今年的最后一场表演,他们不遗余力的表现,每一场风都会带走些花瓣和叶子,有些着急的植物已经快快的脱干了水分,扔掉了华丽的装饰,提前进入休眠了。 

风总是呜咽着发出“嗡嗡……”的声音 

秋色一天比一天深了,昨天下了雨,真也是“风也萧萧/雨也萧萧”只是我没有熬夜,所以没有看见灯花“瘦”早晨醒得早,着急忙慌赶着上班,“又一宵”的惆怅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 

现代人没有那么多时间“思绪万千”“柔肠百结”或者袅袅的“感慨”生活,我们总是忙碌的忙碌,不停的忙碌,惆怅似乎也变成奢侈品,不是那么容易遭遇了。 

幸抑或不幸? 

秋天高远浅蓝的天空中,已经寒凉的天气风越来越肆虐,花铃在风里摇动,颜色就随着风遗失了,原野里秋风过处片片枯黄,秋天的颜色该是黄色,黄色的秋天给了草,花朵,树叶承诺,来年让春风把绿色带回来。 

而黄昏,又一个黄昏,让生活的质感在变黄的树叶中有分量了。虽然一年的日子在这个时候纤瘦了,纤瘦的日子上挂着晶莹的露珠没入人的骨髓。绵绵平原上,绵绵草地上,清晨的衣颗颗珍珠样的露珠此起彼伏若隐若现。正午阳光的时候又是依次飞升和蒸腾。轮回了…… 

纳兰性德不知此年轮回至何处呢?在那个叫“谢桥”的地方他和妻子是否再次相遇? (文/小洁)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