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小洁

求实 冷静 理性 分析

 
 
 

日志

 
 

那些永远停留在2006的人和事  

2007-01-03 19:13:49|  分类: 词语中的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2007年的第三天,阳历如此,农历中我们仍然在2006年,腊月时节。入冬以来一直少雪,早上雾蒙蒙的飞了几个雪的粒子就又晴空万里了,今冬,雪花看来是要失约了。无雪的冬天之于北方多少有些无趣,丧失了冬天的性格,没有天寒地冻来年的庄稼和花草恐怕要受些影响,洞洞孔孔里睡眠的虫子没有经受雪花的温暖和洗礼也是很遗憾的一生,毕竟几年的睡眠方才换得一季的风光,少了雪花的陪护一生似乎不完整了,不知道夏天时他们青春的呢喃,壮时的呼喊,暮时的哀怨能否为下一个季节里的别虫留下些忠告?地下三年的成长和积累为的是100天的鸣唱,从春天到夏天再到秋天最后的舞台剧,谢幕的歌声被风夹裹在深秋的凉意里远行了。

当冰冷的风挽携着拥挤着从旷野中经过的时候,枯黄的衰草蓬松着头颅沿着这些流动的空气匍匐成一行行干燥的波纹,没有雪花就没有春天的水的滋润,芽们要晚于有雪的冬季的日子冒出来,因为他们需要等待第一场春天的雨水。而有的花草永远停留在一个时间段,停留就是停留可能成为来年新贵们滋养的营养品,也可能随着风远行到前里万里之外——只是一粒尘灰。

停留在2006的虫,树,叶,草,花,永远停驻脚步不再前行,因为疲累,因为时光,因为他们生来应该有的生命,生命的获得不光是自己的努力,还有造物主赋予的长度和宽度,在生命的质地中,前进只是一项,在适当的时候停留,适当的时候留在适当的地方,原本就是理所当然或者早已经约定了的,或者早,或者晚,或者不早不晚。

停留在2006年的有我们认识的人,我们熟悉的人,或许有亲人——那是让人伤怀的,或许我们认识他们他们不认识我们的人——同样令人伤怀。

在生命的历程中,我们偶然相遇在某个段落;在某个小雨的清晨;在某个夕阳万丈辉煌的黄昏;在某个无月的夜晚;在某个抬头低头的瞬间;在某个看似巧合实则特定的场所;相遇就意味着要结伴同行,无论愿意还是不愿意.知道了一个人,一件事就要一同走下去,这是缘分——一种无法割离的牵绊,也许一次见面之后没有联系,某一年,某个人的停留会让另外的一个人想起——那时那地,我们有过一次相遇。再或者一点心酸,继续走的人还有长或者短的路要走,还有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要擦肩和凝眸。

那些停留在2006年的人,因为我们不停息的步伐离我们越来越远,时光里,他们凝望我们远行的背影默默无语,而我们在记忆中回望他们逐渐模糊的容颜:

比如那个叫子尤的少年;

比如那个叫马季的老人;

比如那些在背后年份离开我们不再同行的亲人

……

生命在前行中感知生命,生命的轮回在旅伴的停留或者我们的停留中划出一圈又一圈年轮,岁月雕刻皱纹和粗粝,心在沧桑中成为深邃的峡谷——包容着无数次搓揉——坚强——铜墙铁壁——呈现盎然的肌理,如同掌纹蕴涵命运的密码——一切都是走过了才了解……

那些停留的人或者事,在2006年,在我们的生命中成为年轮中的一道痕迹,这就是记忆的重量和生命蓬勃的质感。继续走的人,我们仍然要结伴……

 

PS:

同村人,同行是缘分,别忘了留个爪子印儿.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