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小洁

求实 冷静 理性 分析

 
 
 

日志

 
 

在澳门那天的脑空白  

2008-04-17 11: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澳门那天的脑空白 - 想想看-杨小洁 - 杨小洁

图片说明:澳门老街道(网摘)

在澳门那天的脑空白

2008.4.13

从蛇口坐船穿过伶仃洋,我在想是文天祥《叹伶仃洋》中的那个伶仃洋吗?穿过了就是澳门——一半在似乎还停留在上世纪30年代,一半在现代的城市。

在老的这半,古旧的建筑,窄小的街道,班驳的房屋围墙,也许因为是周六,按照以前的统治者葡国的惯习是商业休息的日子,所以整个城市并不显得嘈杂,阳光不紧不忙的穿行在城市的上空,慵懒的海水在油污和现代文明的蹂躏下显得十分逆来顺受,任凭大船小船的来往和穿梭,间或一个红色不可回收塑胶袋给它带来一点点兴奋,推送着相互调情。回程时坐在爆竹写字楼前发呆,看着污糟海水的涌动,花斑藓样的船舶泄露出来的油污自做多情的在海水表面划着曲线,试图引诱水的缱眷,风吹着,温热又潮湿。沉陷在自己的帝国中,感受着温热的咸味的海风把这座城市空气中街区门廊上悬挂的咸鱼咸香混合着潮热的汗湿气味送进外来者陌生的鼻腔。

气味也是一个城市气质的一部分表现。

一个看似老迈的,懒惰的,缓慢的,陈旧的,卷曲的,宁静的澳门在午后温热的阳光中,在城市血液——公交车的传送中呈现在眼前。

花瓣肥厚结实,巨型大朵的红色花朵谢落在园圃的草地上,茵红的汁液渗漏出来如同鲜血样惊悚陌生人的眼睛,那些本地人视而不见的样子尤其显得那花朵的凄凉。

葡萄牙与中国贸易的主要补给港口。葡萄牙人占领后时,被命名为“Macau”(“妈阁”葡萄牙文的译音)。葡萄牙一向重视澳门,1604年,当澳门军民战胜荷兰侵略时,葡王约翰便以”天主圣名之城,无比忠贞”的称号,颁赐给澳门,后来,又把澳门列为它的海外属地,称澳门为“省”。

1961年,葡萄牙海外部确定澳门为旅游区,特准设赌。同年澳门政府颁布《承投赌博娱乐章程》。1979年2月8日中葡建交。在中葡建交后,北京亦一再重申:澳门是中国的一个特区,中国领土、葡国管理。1999年12月20日零时在澳门新口岸交接。澳门的经济结构主要由出口制造业、旅游博彩业、金融业和地产建筑业构成,被称为澳门经济的四大支柱。1950年代至1970年代,爆竹、火柴和神香为澳门三大传统手工业(各有大小工场和山寨厂等形式)。

澳门多数居民和其他华人社会的一样,以儒、释、道及民间神祇为信仰 (观音妈祖特别流行)。妈祖阁是澳门著名的传统文化表证。这澳门传统神氏也是内地人集中朝拜的地方,幕名前来是一定参拜的。

对比深圳的高速发展,看见那些在巨大的山体当中拔地而起的建筑,最直接的联想是那些巨大的山体在农耕时代的强大随着工业文明的到来而变得不堪一击。

澳门旧城的安静难能可贵的陈旧着,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古旧的街道和古旧的那些老人们行走在窄细逼仄的街道上,他们肥胖的身躯庸驮的背肩挂着一串咸鱼的满足在皱纹和潮湿的海风中行走在人生最后的城市中。

生命的地点也是可以塑造气质的,地域的包围完全可以承载一个人的一生,然而,高歌猛进的现代文明终结了这样的惟美的故事情节,因为互连网颠覆一切的本能刈割了人性中性别的区分,一切似乎顺理成章的崩溃和颓靡。

当前的澳门从表象看来似乎并没有遭受这样的刈割,间或的高楼和新是点的点缀,在老城区的辅佐下还保存着些须的本性——一种真实的,生活的,缓慢的,弥散的,节奏。

比如普济寺的僧人和廊檐上雕刻细腻的人物,古老的洞穿岁月的老榕树,班驳的石阶,在阳光的装点下依然模糊的佛的容颜,即使花朵的鲜艳也不能照亮那些灰尘带来的模糊,僧人们着灰袍,头发不似内地僧人那么干净的完全剃除,短短的毛茬显得漫不经心的散漫,大殿条案上的供奉也不似内地般丰盛,一样灰暗的模糊着。

佛心,人情,世态……一切都显得随意和不强求,倒是充分彰显了佛家的气质。

沧桑中的那些雀鸟们是活泼的一群,在香火缭绕的寺顶繁衍着,鸣叫着,静和闹之间,人和寺之间,树和鸟之间,生命如同缓缓流淌的河水,不慌不忙的行走着既定的路。

瞬间,你以为这就是生活,这就是常态。

但是,你错了。

因为一道寺门阻隔了喧嚣,却阻隔不断你的使命,这里只是一个整装待发的“中转站”,一个生命里程的“驿站”,一个给你精神“营养”的“补给站”而已。

在人和佛的交流中,佛一如既往的沉默和微笑,低头闭目默不做声,人喃喃自语,秘密在空灵中传递,合十的双手带着太多的希冀和期盼,很难想象,那些忙碌的佛陀如何处理这人世间纷繁的愿望。

当人类脱离原始森林中丰饶的而又充满危险和悬念的生存环境,人类进化了,进化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类是愿意丛树上下来的那个猴子的种族,那些不愿意放弃果实的猴子们他们爱动放弃了进化的权利。在进化中,达尔文主义是绝对正确的理论导向,因为进化就是“优存劣汰,适者生存”,优质的基因或许似的走下树枝的猴子种族更具有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于是他们选择了从低等动物到高级动物漫长的进化里程。

人类的创新和冒险成为隐含在基因中的特质,在文明的萌芽,发展和成长中,这两种因素爆发最为充分的种群依然是发展最快的。于是还是达尔文主义的进化论调,竞争成为获胜的法则,文明的传承在竞争——战争,征服,血醒,撕杀中进展到现代。一个漫长而血腥的过程,一个从人与自然,到人和物质的转变,文明缔结了新兴科技的孕床,而这个孕床因为科技的发展更为宽大具有强大的繁殖能力,在工业文明的后期,互连网扬弃继承了工业文明的精髓,在逐渐腐朽的工业文明之外缔结了强大的互连网时代,人类社会则因此彻底被颠覆,一切文明的缔约因此而改变,在我们的国土上,新兴的城市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在神话般的崛起,在西方人无比惊诧的嫉妒的惊呼中我们成为新时代发展的符号,于是危机在恐惧中产生。

遏制的声音在奥运圣火的传递中表现出夸张的尖叫。

我们的富足是否有足够抵抗强大打压的能力?在世界“新兴阶层”的排行榜上,财富所能够蕴涵的真实质感是否被理解?

庙宇镏金的装潢?门楣夸张的宏伟?无数世界第一的尴尬?是否可以因此获得真实有效的竞争力?

在无数推倒重建的消耗中,我们承受着GDP电梯样的爬高,而消费指数和信心指数却如同沉入深渊的弱小孩童啼哭不止,不被关注。

过渡投资?

通货膨胀?

猪肉或者粮油以及金融市场迷幻的变化意味着什么呢?

崭新的楼宇又代表什么?

旧城的城,班驳的墙壁,古旧的样式,杂乱的临街店铺,当我们置疑这老城陈旧的建筑时,我们同时看到一些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连接着这些老旧建筑中的生活轨迹,比如不新的过街天桥的上升电梯和雨棚。比如窄小街道旁楼宇间隙的绿地,比如公交车站实用美观的雨棚和座位,比如随处可见对外地来客提供帮助的指示牌和谦和的警务人员……

爆竹写字楼在码头正街上,对面是破旧残败的皇宫大旅馆,坐在爆竹写字楼背面的椅子上看着海水,大脑空白两小时,很养精神。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