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小洁

求实 冷静 理性 分析

 
 
 

日志

 
 

浅评《能干的法贝尔》  

2009-06-02 23:5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评《能干的法贝尔》 - 想想看-杨小洁 - 杨小洁 

是一个本太老的小说。如果在1957的小说中,这样的故事很新颖,在随后的时光中,这样的故事被不同国家不同的电影导演演绎了无数个不同的版本。甚至,转换了更多种组合的家庭成员彼此的悲剧性故事。

故事梗概大约是:一个经历人生各种挫折的中年男人,已经到了处事不惊,万事漠然的境界,一次偶然遇到一个很像前任女友的年轻女子,并对这女子萌生好感,于是相约一同游历,产生爱情成为情人,一次偶谈男子发现,这个姑娘正是前女友的女儿,随后,女孩被蛇咬伤,女孩的母亲来到医院,谜底就此揭开,原来这个女孩竟然是男人的亲生女儿,女孩不治死去,男人悲伤不已,并发现自己罹患癌症,在生命的最后,女孩的母亲——他的女友陪伴着他,他在医院写下自己的故事……

命运是不可预见的东西,是的,命运是一种“东西”,因为,它不是唯心的,是真实存在的,命运的真实和任何一个真实存在过的人和他(她)的名字一样,被人们熟知,惦念,记忆,传诵。命运和人都是时光河流中的石子,所不同的是,没有人能够将生命拉得和历史一样长,命运可以,命运本就是和时光的步调一样的节奏,所以,人类短短的生命中似乎看不到命运的踪迹,只有在人生尽头的时候将自己一生做一番比对,似乎,那时候命运的痕迹才被显露出来,而其实,命运是人类从始至终贯穿整个生命形成的主线。

这个世界,是一个多么伟大又神奇的世界啊,我们置身在浩瀚之中,每个人对于整个世界而言,像一颗小小的细胞,甚至更小,可人类喜欢无限制的扩大自己的领地,在无休止的争夺拼抢掠夺中,人类的命运格局成为一个配置不再协调的系统,这其中包含着很多人,每个人,以及他们所置身的环境。

中国人喜欢强调和谐,所谓阴阳,反正,黑白,善恶,毒良……

例如:物极必反,否极泰来,乐极生悲

所以有凤也有凰,有麒也有麟,有男人也有女人

毒蛇出没处必有解药,毒草十步内必有克制

原本,这个世界是个和谐的大系统,各个存在相互制衡,彼此和谐,相容共生……但,人类,却偏偏以为自己无所不能,极度挑战,所谓文明,是掠夺的历史,也是破坏的历史,是人类贪婪欲望的极度扩张过程.

命运和死亡一样,他们从未独立存在,他们也不是生的对立面,他们像一片叶子的两面,人类看到的只有自己喜欢的和爱看的,那些阴暗,承受统统被忽略,但,总有一天,他们要来,像死去的鱼,最终坦露的一定是白花花的肚皮,肚皮也是鱼身体的一部分,从未分离过的一部分。

如没有命运的折磨,法贝尔不会麻木到如同行尸走肉,他向往和憧憬理想中的世界,却因为遭受太多冲击而失去了相与的能力,他冷静到冷滞的看待一切,他用数学计算生活中,他的生活精密的如同一架构造精良的仪器,这是长达半生的修炼,是经历了无数风雨和冲击之后获得的一种能力,他超越了一个自然人所能忍受的一切痛苦,在走过半生之后,终于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富足而悠闲,却日益失去了感受的欲望和激情,他反而以为他是幸福的,这种孤独,似乎正是他想要的,他为此沾沾自喜甚至得意,他热爱孤单自由的生活,一直到他遇到一个叫伊丽莎白的女孩子,宛如他死水一样的情绪中被投入一枚小小的石子,一点点涟漪让他感到新鲜和好奇,他早就已经失去了这种心动的感觉,这个女孩的出现让他某些瞬间似乎回到了年轻时代的某个阶段,于是,他觉得自己爱上了这个姑娘。他们结伴同游,他的人生因为这个姑娘的出现,因为对这个姑娘的爱情而显示出更加强大的生命力。

如同四季轮回的规律,波峰与波谷总是相邻,事与愿违的是,他竟然发现,这个姑娘是他年轻时代的女友汉娜的女儿,这个热爱热力学定律,热爱概率论,热爱一切机械原理的男人,用数学统计的方法反复的计算,最终得出结论,这姑娘不是他的孩子,他试图用公式和数字忽略命运的敲门声,阻止人生的阴暗面翻转到阳光下。

没有人,从来也没有人能够逃脱命运,就像从来也没有人逃脱自己一样,原本,他们就是一体。

随着伊丽莎白的死去,汉娜的出现,他的数字和公式失效了,他最终明白,科学并不能支配和解释人的行为,也不能解释和安慰他间接地造成了女儿死亡之后无限的悔恨和痛苦。他他终于被命运成功的颠覆,被压制在黑暗中,他人性中被克制的部分——天性和感性全面释放,他悲伤而痛苦的在悔恨中写下自己的故事。

恒。

什么是永恒?

永恒就是那些发生过的事。

我们不该批判男性的冷漠和理性,原本他们就是和自然搏斗的一群,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和体力还有智慧改变世界,所以,当他们拥有科学武器和智慧的大脑以及足够强壮的体力之后,他们以为,自己可以改造一切,一切皆在掌握,他们统计一切,计算一切,试图拥有一切,而后经过最为巅峰的体力智力搏击之后厌倦了尘世上的恩恩怨怨,甚至厌倦了女人,他们所想得到的只剩下安静和安宁还有不要改变,他们惧怕改变是因为他们经受了太多的改变,他们害怕争执是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的争执,他们讨厌女人是因为他们见识了太多女人的各种风情和手段……

法贝尔说:“她(指伊莎贝拉,他的女儿)猜想,我情绪忧伤,是因为一人怏怏不乐。我早就习惯于孤独一人旅行。我象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沉醉于我的工作。恰恰相反,我不愿改变这种情况,我自以为孤独一人生活是幸福的,据我看这是对于男人们唯一可取的状况,我感到独儿居住是一种享受,可以不用交谈。哪个女人能明白这个道理呢?单是问我觉睡得好不好这一点,就叫我厌烦,因为我又进一步陷入沉思,我已习惯于事前思考,不是事后思考,而是进行构思。夜晚的温存还差不多,但早晨的温存我可受不了,对我来说,跟一个女人待在一起超过三天,老实讲,往往是虚伪应付的开始,没有一个男人受得了这份情意,这样我可宁愿去冲洗餐具……”

这不是一个乱伦的事故,这是人与天性抗争却失败,最终落入命运窠臼的故事。

人类试图拥有一切,改变一切,所以发动战争,经历了二战的法贝尔顺从的感受上天的安排,他甚至不想抗争,他也痛苦,但更多的是用机器一样精密的理性计算生活,并且像机器一样安排生活。似乎,他不应该被命运惩罚,偏偏,最终受到惩罚的就是这样一个顺从了自己“命运”的人,为什么?因为他和所有的男人一样,以为自己可以用所掌握的技术,学识,科学,数学阻挡命运给他的任何礼物。他以为生存的理性就是幸福。这种极度理性的安然恰恰是人类的悲哀所在,他代表了当时西方主流社会精英们自以为是的世界观和人生价值定位。

许多伟大的女性也在为这个世界贡献自己的智慧和体力,但这世界上的文明更多仍旧是出自于男性。

当人类有了男女,就有了不同的分工,母系到父系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进步,时代的机遇更多给了男性,而女性的从属地位并不完全是男性想统治世界的结果,女性漫长的从属地位更多是因为分工和时代发展的阶段,在漫长的男性统治中,时代没有给女性机会。

因为要战斗,要以文明的名义推动历史的进步,从而发动战争和强暴环境,所以,在艰险中,恶劣中,苦难中,恐惧中直接面对历史的男性进化的更为冷静,残暴,自私,精于计算。他们拒绝人性软弱,拒绝让步,拒绝感性的感受情感爱情和温暖,这些本就存在于他们身体中情感中的东西让他们欣喜刺激又好奇,但他们却害怕承认那原本就是自己的根性,法贝尔对伊莎贝拉的好奇,热爱,因为意外导致伊莎贝拉的死去完整而残酷又精准真实的表现了这种男人理性下的自我矛盾。伊莎贝拉的美好,单纯,感性,是他热爱的,也是属于他的,他用男性的手段拥有了她,却发现她原本就是他的一部分,他惊恐而排斥,他反复计算,反复压制,反复拒绝。

他不惧怕一切危险游戏,他不惧怕冒险和命悬一线的危机,他却因为伊丽莎白的出现而感受到从欣喜到恐惧的巨大反差和截然逆转。作者作为男性,以乱伦的假象试图蒙混过关掩盖这种男性对人性情感的渴望,却难以掩盖整个故事中作者想要说明的:包括他自己也已经开始渴望人性中的温暖厌倦了科学和理性的冰冷,厌倦了像机器一样精确又准时的生活状态。

而女性,这些被压制和统治的群体则无需面对那些男性面临的种种考验,所以,她们感性而神经质。进化让她们更具有预见性和警报性,所以她们喜欢夸大危险和自己的恐惧感。她们是需要保护的一群,所以她们也需要足够的安全感。男人和女人的故事中,没有对错,眼泪是女人的武器;柔情和美丽是女人的货币。她们靠吸引男人统治世界。

这是进化的安排。

原本,女性和男性不应该对立,他们该是一个整体。因为贪婪使得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硝烟滚滚。尽管,在漫长的男性统治中,男性因为自己的统治获得了种种好处,但进化的过程终将再次进入一个女性的阶段,像一个跷跷板的两端,时代的脚步已经行进到了中央,只需一步,跷跷板的高低方位将产生绝对的变化进入女性的时代。

可怜的是,这场平衡的游戏中,男性和女性的付出都是惨痛而血腥的。

法贝尔的厌倦是男性整体的厌倦,他们厌倦了战争,竞争,厮杀以及女人。

而伊丽莎白的好奇则是女性对未来的希望的萌生,尽管作者作为男性的潜意识中无法容忍这种新生力量的存在而让伊丽莎白死去,以伊丽莎白的死警醒男性的厌倦和疲累,警告那些科学的理性之外已无热乎乎的人性的男性们注意自己的未来和领地。他必须让伊丽莎白死去,像男性必须除去根性中的敏感,柔弱和感受自然之力,命运之力的感性。但,人性回归的愿望却是无法掩盖的,最终汉娜陪伴在频死法贝尔身边,而法贝尔获得了“不再孤独”的感受,这等同于否定了之前法贝尔所谓人生价值的定义:“热爱孤单,无法忍受任何一个女人三天”。

男人的一生从生理学开始,进化到管理学,然后进入哲学,最终回归到宗教。

而女人从始至终在宗教中寻找自身的意义和价值。尽管不是每个女人都知道自己的宗教根性。

这不是悲剧也不是喜剧,不是巧合不是偶发。

这些都是宿命,是命运。

命运本就是我们的一体。如同男性和女性本就是一体。男性的回归就是证据。

空负了华年,莫空负了爱人,莫等待失去才知道珍惜,莫无可追回的时候才惘然。由于历史渊源,将科学视为“雕虫小技”的中国男人们因为藐视科学,从而缺乏科学理性,所以在几千年前还有能力发出诸如“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这样悲悯的叫声。幸?不幸?

开放的中国“科学”已经泛滥,科学理性也在泛滥,所以,这里成为男性女性战争正在进行和最为惨烈的战场。失去爱人,你等于失去了自己,原本,你们就该是一体。

这本小说也被翻译成《能干的法贝尔》(<Homo Faber>)。曾被拍摄成电影《玻璃玫瑰》。如果我翻译,就该叫《牛人法贝尔》,当下的中国社会中,这样的牛人越来越多。


    发表于《现代营销-营销学苑》2009.5安渔书市

《现代营销-营销学苑》杂志邮发代码:12-142

欢迎订阅/全年180元整/订阅购买就是支持,感谢每位支持我们的读者!

感谢!

转载请注明作者以及来源!

作者简介:杨小洁,女,期刊主编,价值中国最有价值百强专家,搜狐、网易、天涯等网站财经及营销管理首页专家,国内多家大型企业传播及公关策略顾问,国内营销策划一线咨询与策划公司特邀顾问,行业观察与评论者。

约稿请E-mail:yxxy_tong#126.com

联系人:佟小姐

  评论这张
 
阅读(9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