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杨小洁

求实 冷静 理性 分析

 
 
 

日志

 
 

包子脸阅读随记123456  

2010-02-08 21:10: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记一:

   《孟子,梁惠王篇》

  梁惠王曰:“晋国,天下莫强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东败于齐,长子死焉;西丧地于秦七百里④;南辱于楚。寡人耻之,愿比死者一洒之,如之何则可?”

  孟子对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可使制梃以达秦楚之坚甲利兵矣。

  “彼夺其民时,使不得耕耨以养其父母。父母冻饿,兄弟妻子离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谁与王敌?故曰:‘仁者无敌。’王请勿疑!”

  随感:现代而言,所谓仁者,仅仅只是善良足够吗?

  当然不足够,没有强大,是无法施行更具有价值性的善良的,假如一个人,他有强大的能量,但是却并没有用这种能量去害人,而是施行善良,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才是仁者。

   随记二:

   《夜行记》王小波

    玄宗在世最后几年,出门在外的人无不在身上怀有兵刃。一般人没要紧事,谁也不出门,大路上因此空空荡荡。

    有一天,一个书生骑着骏马,押着车仗,在关中的大道上行走。到夕阳西下,遇上一个和尚。和尚骑着骡子,护送着一队车仗。轿车里传出女人的笑语,板车上满载箱笼。书生出言相讥,存心要和尚难堪:“大师,经过十年战乱,不仅是中原残破十室九空,而且人心不古世道浇漓。和尚说:“我听说有些尼姑招赘男人过活,还听说有些和尚和女人同居。生下一批小娃娃,弄得佛门清净地里晾满了尿布,真不成体统!”

     书生说:“大师要住宿吗?这里有好大客栈,正好住宿!”

   “依相公说,我们就住宿。”

   “大师宿下,我们乘晚凉再行一程。”

   “那就依相公说,我们再行一程!” 

   “大师要宿,我们便行。大师要行时,我们就宿。”

   “相公,正好要说话,怎么撇了开?相公要宿,我们也宿,相公要行,我们也行!”

   书生听了又好气又好笑,真想骂他一声。但是没有骂,只是想:和尚要同行,也由他。

   太阳已经落山,一轮满月升起来,又大又圆。和尚的大秃头白森森,书生真想扑过去在上面咬一口。当然,这种事干不得。和尚问:好好地走路,你啃我干什么?

    和尚说:谈女人无趣,不如来谈骑射。这是书生心爱的话题,他也禁不住发言道:习射的人多数都以为骑烈马,挽强弓,用长箭,百步穿杨,这就是射得好啦。其实这样的射艺连品都没有。真正会射的人,把射箭当一种艺术来享受。三秋到湖沼中去射雁,拿拓木的长弓,巴蜀的长箭,乘桦木的轻舟,携善凫的黄犬,虽然是去射雁,但不是志在得雁,意在领略秋日的高天,天顶的劲风,满弓欲发时志在万里的一点情趣。隆冬到大漠上射雕,要用强劲的角弓、北地的鸣镝,乘口外的良马,携鲜卑家奴,体会怒马强弓射猛禽时一股冲天的怒意。春日到岭上射鸟雉,用白木的软弓,芦苇的轻箭,射来挥洒自如,不用一点力气,浑如吟诗作赋,体会春日远足的野趣。夏天在林间射鸟雀,用桑木的小弓小箭,带一个垂发的小童提盒相随。在林间射小鸟儿是一桩精细的工作,需要耳目并用,射时又要全神贯注,不得有丝毫的偏差,困倦时在林间小酌。这样射法才叫做射呢。

    和尚说,看来相公对于射艺很有心得,可称是一位行家。不过在老僧看来,依照天时地利的不同,选择弓矢去射,不免沾上一点雕琢的痕迹。莫如就地取材信手拈来。比如老僧在静室里参禅,飞蝇扰人,就随手取绿豆为丸弹之,百不失一,这就略得射艺的意思。夏夜蚊声可厌,信手撅下竹帘一条,绷上头发以松针射之,只听嗡嗡声一一终止,这就算稍窥射艺之奥妙。跳蚤扰人时,老僧以席蔑为弓,以蚕丝为弦,用胡子茬把公跳蚤全部射杀,母跳蚤渴望爱情,就从静室里搬出去。贫僧的射法还不能说是精妙,射艺极善者以气息吹动豹尾上的秋毫,去射击阳光中飞舞的微尘,到了这一步,才能叫炉火纯青。

    书生听了这些话,把脸都憋紫了。他想:幸亏是在深山里说话,没人听见,否则有人听了去,一定要说这是两个牛皮精在比着吹牛皮。倘若如此,那可冤哉枉也!我那射雁、射雕、射雉、射雀,全是真事儿,不比这秃驴射苍蝇、射蚊子、射跳蚤,纯是信口胡吹。和尚吹这样的牛皮,也不怕闪了舌头!书生真想在和尚的大秃头上开两个黑窟窿,和尚的老婆在一边看见,难免要责怪于我。

    走到深山。和尚哈哈大笑,说走夜路有人谈话,真真是有趣。我们不如叫家眷车仗先行,自己在后面深谈。书生点点头,心里说:这样好多啦!我要是憋不住了,没人看见正好揍你。和尚说,谈过了骑射,我们来谈剑术。这也是书生心爱的话题,所以他就抢先发言道:百炼的精钢,最后化为缠指之柔。他有柄这种钢打制的宝剑,薄如蝉翼,劈风无声。不用时,这剑可以束在腰里为带,用时拿在手里,剑刃摇曳不定,就如一道光华。挥起来如一匹白练,刺去时变幻不定。倘若此时此剑在我手里,我只消轻轻一挥,不知不觉之间上人的脑袋就滚到地上啃泥巴,那时您老人家只觉得天旋地转,脸皮在地上蹭得生痛,还想不到是自己的脑袋掉下地了呢。书生说完这些话纵声大笑,心里可有点不踏实。确实有这么一把剑,不过不全是他的。

    和尚却不来质疑。他说像这样的剑只能说是凡品,虽然在凡品中又算是最上等。如果以剃刀在青竹面上剥下一缕竹皮,提在指间就是一柄好剑。拿它朝水上的蜉蝣一挥,那虫子犹不知死,还在飞。飞出一丈多远,忽然分成两半掉下来。倘若老僧手中有这么一柄剑,只消轻轻一挥、相公不知不觉之中就着了和尚的道儿。你还不知道,高高兴兴走回家去。到晚间更衣,要与夫人同入罗绍帐时,才发现已被老僧去了势。说完了和尚哈哈大笑,书生却气坏了,心说:“你这老贼秃!我不来杀你,已经是十分好了,你倒来取笑我,可是活得不耐烦了?”可是那和尚又说下去:“当然,相公是老僧的好友,和尚绝不会阉了你。老僧这等剑术,在剑客里也只算一般。有一位大盗以北海的云母为刀,那东西不在正午阳光下谁也看不见,砍起人来,就如人头自己往地下滚,真是好看!还有一位剑客以极细的银丝为剑,剑既无形,剑客的手法又快到无影。不知不觉一剑刺在你左胸,别住了心脏不能跳动。登时你胸闷气短,又请郎中,又灌汤药,越治越不灵。此时剑客先生站在一边看热闹,要是他老人家心情好,上前把剑拔去,你还能活。万一他输了钱,你就死吧,到死还以为是自己得了心绞痛!”

   书生听了这番话,心里又是一片麻痒。这贼秃吹得真是没谱了。试问云母极脆,何以为刀?银丝极柔,又何以为剑?倘若云母、银丝都杀得了人,用一根头发就能把人脑袋勒了去。试问人身子是豆腐做的吗?

    书生悄悄落到后面去,偷手取出弹弓,照和尚脑后一弹弹去。书生的弹弓铁胎裹漆,要是没学过射箭,任凭你有多大蛮力也拉不开。他的弹丸是安南铜铸成,拿在手里不小心掉下去,能把脚砸肿。这一弹要是打在和尚的脑袋上,势必贯脑而出。书生想到和尚正在夸夸其谈,冷不防嘴里钻出个大铜丸,势必要大吃一惊。要是弹丸从眼眶里钻出去,和尚觉得脸上掉下东西,随手一接,接到自己的眼珠子。这种事儿只要没落到自己身上,谁都觉得有趣。书生觉得自己有幽默感,就大笑起来。

    谁知那和尚吹得高兴,摇头晃脑,那一弹就从他耳边偏过去。书生一看没打中,不禁暗暗心惊。赶上去探探和尚的口风:“上人,可听见什么声音?”

   “噢,一个大屎克螂飞过去,嗡的一声!”

    书生说:“上人,你可知如今路上不太平?现在山有山贼,水有水寇。有些贼杀了人往道边上一扔,那是积德的。有的贼杀法新奇,伤天害理。昨天我们过汉水,车夫见水色青青,就下去凫水。一个猛子扎下去,见到水底下一大群人,一个个翻着白眼儿,脚下坠着大铁球,鼻子嘴唇都被鱼啃了去,那模样真是吓死人!我还听说温州有个土贼专门要把人按在酱缸里淹死,日后挖出来,腌得像酱黄瓜,浑身都是皱。还有人把活人挂到熏坊里熏死,尸首和腊肉一般无二,差点儿当猪卖了出去。现在的人哪,杀人都杀出幽默感来了!”

     和尚说:“这些小贼的行径,有什么幽默感?我知道洞庭湖上有几位水寇,夜里把客商用迷香熏过去,灌上一肚子铅沙,再把肚皮缝上。第二天早上那人起床,只觉得身躯沉重,拼老命才站得住。在舱里走两步,只听肚子里稀里哗啦,就惊惶失措地跑出去,失足落水,立刻就沉底儿啦。还有几位山贼,捉到客人就分筋错骨大动手术,把双手拧成麻花别在脑后,再把两条腿拧得一条朝前一条朝后。然后把人放出去,那人在山道上颠三倒四行不直,最后摔到山涧里。像这样杀人,才叫有幽默感。”

    书生又偷偷落后,拿出弓来。书生发弹的时候,和尚刚好走到阴影里。转眼之间他又从阴影里走出来,闪光的秃头还是安然无恙。书生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他放这一弹时格外的小心手稳,绝无脱靶的可能。看来这和尚不是吹牛皮,而是真有本领。他把弓收起来,打马追上。心想不得了,和尚说的全是实话,射蚊子射跳蚤实有其事,云母刀、银丝剑也是真的。和尚确实是止咳丸,也确实有人认识跳蚤文。女蜗娘娘确实在海边点了一锅豆腐,药书上也确实写着秃和尚寒平。这都是从和尚不吹牛推出的必然结论!

     书生这么一想心里马上乱糟糟。抬头一看前面,书生又禁不住惊叫一声: “大师,我们走迷了!”

    “迷什么?没有迷!”

     书生想:这不对。要是不迷路,早该走出山区。可是前面山势更险峻!何况车辆也不见了,这要不是走错  路,除非我真的长了一脑子豆腐渣!他说:

    “大师,我们的车辆也不见了!”

    “相公,这是去我家的路,老僧一世也没见过比你更有趣的人。所以要请相公到寒寺盘桓几天,宝眷和行李走了近路,现在已经到家了,我和相公走一条远路,意在聆听高论。”

    书生想,这更是岂有此理!谁要到你家去?我的家眷和行李怎么会到了你家?你请我到你家去做客,我答应了吗?这个秃驴我还是要打死他?女蜗娘娘点豆腐我死活也不信。

    书生拿出弓来,朝黑地里发声的地方打一串连环弹,这回就是神出鬼没的黄鼠狼,也逃不开黑暗中袭来的弹雨。最后一弹刚出手,书生就鼓掌大笑起来。

    忽然和尚一声暴喝:“深山无人,相公这么一惊一乍,可是要吓死老僧?”书生大吃一惊,连忙把弓收起。过了一会,乌云过去,书生看到和尚安全无恙,两个人重新上路。两人各自想心事,再也不交谈。

    书生忽然想到:和尚没说过跳蚤有户口本,也没说过人是豆腐做的。他只说能识别跳蚤的牝牡,云母银丝也能杀人。既然他没有这么说,我怎么会这么想:这件事细究起来可有趣啦!原来是我非要这么想,好有理由打死他。现在和尚打不死,我可怎么办好?相信跳蚤有户口本,还是相信自己一脑子豆腐渣?他只顾想心事,就没看到月儿西坠,东方破晓,林间展鸟瞅瞅,山谷里起了雾气。他也没看到这条路走也走不完,原来是和尚领着他在兜圈子。忽然和尚把他领进一个山凹,这里有一辆轿车,车夫在辕上打瞌睡。书生到轿车前撩开帘子一看,老婆丫环在里面正在熟睡。这些人可享福啦,车一进山就睡着,到现在还没有醒。回头再看和尚,他已经去远了,书生又纵马追上去,这回和尚十分不耐烦。

    “相公,家眷已经还给你,你还跟着我待怎地!”

    书生说:“大师,我们还是同行。书生在想些心事,想明了要向大师一诉心曲。”

    于是这两人又在山路上同行,渐渐走到山顶上去。终于旭日东升,阳光普照,书生勒住马长出一口气说:

   “大师,我想明白了!”

    和尚也在想心事,他也勒住马,长出一口气说:“相公,我也想明白了。”

    书生说:‘大师,小生自幼习武,会些弹术剑法。别人说话不合我心意,我就把他脑袋打开花,叫他说不下去。现在我明白了,这种做法非常之不好。小时候下棋,每到要输时我就把刀拔出来往棋盘上一插,于是长胜不败,结果到现在还是一把屎棋。听人说话也如此,倘若大师说得不对我胃口就把您打杀,怎能够增加见识。比方说,大师若说生姜是树生的果子,我只能说,您说得不对,却不能把大师打死。因为打不死时,我就太难堪了。大师现在活着站在我面前,难道我就因此相信生姜是树上生的?所以杀人不是好游戏,无论如何,不要杀人。”    

     和尚说:“相公,老僧自小习些武艺,专在山道上干没本的生意。和尚虽然抢劫,却不杀人,我专拣相公这样的人同行。你说东,我说西,你说鸡生蛋,我说蛋生鸡。说急了你打我我就露几手把你吓跑,家眷行李就都归我了。现在我想明白了,这种做法非常之不好。就以今晚来说。你打我一弹打不着,两弹打不着,最后打我一串连环弹,你还是不逃走,此时我就太难堪了。你现在站在我面前,难道我就因此一巴掌把你脑袋拍到腔子里?这不好,因为我已经抢了你的行李,又把你打死,实在太凶残。难道我就因此把行李还你?这也不好,因为你已经打了我十七八弹,还是我招着你打的。不抢你的东西,我来挨你打,那不成了受虐狂?所以,抢劫不是好游戏,无论如何,不要抢劫。”这一僧一儒互诉心曲以后,就一起到和尚家里去。和尚要招待书生,把他当成最好的朋友。

     随记三:

     <<减字木兰花>>纳兰性德

     烛花摇影,冷透疏衾刚欲醒。待不思量,不许孤眠不断肠。

     茫茫碧落,天上人间情一诺。银汉难通,稳耐风波愿始从。

     随记四:

     高配置电脑,硬件和软件相辅相成,高配置硬件开发更高级软件并高速度运行软件,发挥计算机能力,低配置硬件难以支持高级软件,计算能力地下。

     何为软?

     何为硬?

     何为礼兵?

     为什么礼在前,兵在后?

     软硬不分,礼兵不分。

     一个整体中,骨头在外的是螃蟹和乌龟,它们很强大吗?

     为什么狮子大象的骨头没有长在外面?

     为什么,说一个人的气节,要说骨头硬?

     为什么中国的钱币是外圆内方?

     有礼貌、善良是不是软弱?

     为什么佛教中有护法和金刚?善良中的万钧雷霆算不算善良?

     随记五:

     学历高是有文化吗?

     难说。

     推荐几部有文化的电影:

     《白银帝国》《2012》《阿凡达》

     白银帝国台词:

     

    天地真大,人真小,人怎么自处?

    悯念先人,俯仰天地,至诚至信,大义参天。

    用人得用人长,也得用人短,最难用的就是圣人,滴水不漏,难以驾驭。

    治道有三,利,威,名,你可以用利去赏他,用名去敬他,威,从罚而来,十全十美之人,要信任他。

    一个人一条命,活得值不值得全都看自己,做生意,就是做人。

    生命是奇异的,我们都祈求它给我们平顺的生活,不要试探我们。可是只有在遇到艰难的选择时,我们才面对真正的自己,我们才定义自己。

    真诚对待你们的良心,你们会有内心的安宁。——五爷(旁白) 

    

  《2012》台词:

   看看周围...看看太阳...在天空中闪耀...那云,那树,我在想...这有多么完美啊!所有的东西,从闪耀的太阳...到地球上的万物,所有东西都在一起,这是多么完美的伟大工程,那怕只有一个细节,做错了,就会全盘失败……

   Susan:我希望我可以看到你说的这个世界

   Mother:你可以的,你只是看到事物的阴暗面,你去缓和人类的痛苦,你每天都看到死亡,却使你忘了生命的荣耀,这是个礼物...理解了每天都是一个礼物,有些人滥用它,我知道,你却在找寻它,那一定非常艰难……

 

   Susan:你是一个好人,你一直都是

   Mother:我能想起你出生的时候,简直是一个奇迹,哦...我不敢相信它真的要发生了,我把自己注入你的内心,一个孩子,一个女儿,当医生把你放在我手里的时候,我记得你是我在世上最美妙的事情,我们知道很多这世界上的东西,宝贝,我们有......技术,药物,但是一个新的生命总是很完美,很可爱,那是一个奇迹!

  

     《阿凡达》台词:      

   1.一个生命结束,另一个生命开始。

   2.人可以退役,但精神不可以退役。

   3.能量在生物间流动,所有的能量都是借来的,早晚有一天要还回去。

   4.我是个武士,希望能创造和平。

   5.流浪汉、叛徒、异类,我成了一个被遗弃的人。

   6.我们要用暴力对抗暴力——点评:上校是个崇尚武力的人,当他用炮弹摧毁整个生命之树时,面对纳美人的原始弓箭和徒手搏斗,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暴力。所谓的“用暴力对抗暴力”只是一场战争可笑的借口。

 

  评论这张
 
阅读(106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